發生在賓州匹茲堡的故事

為人群服務的人生

觀看影片

深入瞭解這個故事

一位退役軍人憑藉著對服務與開放原始碼技術的熱情,打造更具包容性的世界。

對 Matt Landis 而言,退役軍人的意義不僅僅是「曾經當過兵的人」。為了給患有自閉症的兒子和其他自閉兒有獨立生活的機會,Matt 證明了退役軍人的存在意義就是為人服務。

39 歲的 Matt 有點尷尬地表示:「人們前來感謝你的貢獻,還會稱呼你為英雄之類的。」

如同大多數退役軍人一樣,這位前阿帕契直升機飛行員並不認為自己是名英雄。曾兩度前往伊拉克服役的 Matt,在回國後深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這種創傷性腦傷所苦,因自己不再身負重任而感到不安,徹底失去了人生目標。

當 Matt 得知「週六服務」活動 (由 The Mission Continues 團體主辦,志工成員均為退役軍人) 後,他立刻決定加入。「我真的很想念軍旅生活。自從退役後,我就幾乎不認識任何軍人或退役軍人了,這讓我感到非常孤獨。」

Matt 期盼這項活動能成為孤立感的治療方式,他發現這確實能滿足更深層的服務需求。他在一夕之間體悟到退役軍人的存在意義:退役軍人必須為他人服務。這樣的體悟也賦予了 Matt 全新的人生使命,就從家開始著手。

Matt 現在與退役軍人團體 The Mission Continues 合作,致力為當地社區籌辦一些服務企劃活動,例如在匹茲堡的惠庭 (Homewood) 社區與「Mu 教練」Mubarik Ismaeli 一起改善運動設施。

matt-landis-postwar-service

Matt 現在與退役軍人團體 The Mission Continues 合作,該團體致力為當地社區籌辦一些服務企劃活動,例如在匹茲堡的惠庭 (Homewood) 社區與「Mu 教練」Mubarik Ismaeli 一起改善運動設施。

認識「Mu 教練」Mubarik Ismaeli

與退役軍人志工合作後,Matt 決定繼續為人群服務。但他需要親朋好友和強而有力的導師從旁協助,讓他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

Matt 說:「我的三個孩子都有身心障礙,這雖然不是很嚴重的問題,但還是會對他們的生活造成某種程度的影響。」由於 Landis 家的三個孩子都患有自閉症,這讓他們在這個以正常人為主的世界中,因這種疾病而面臨並遭遇了許多挑戰。由於 Tristan Landis (目前 15 歲) 缺乏語言能力且無法自理生活,他們必須找出解決辦法。

「我們當然經歷過各種問題和許多生活起伏。」Matt 的妻子 Tiff 說道。不過,她相信每個挑戰都能讓家人的關係更緊密。而對孩子們來說,能感受到家人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幸福。Tiff 說:「家人第一」。「適應」是 Landis 家族的核心價值,他們互相扶持、齊心向前。

「我們當然經歷過各種問題和許多生活起伏。」Matt 的妻子 Tiff 說道。不過,她相信每個挑戰都能讓家人的關係更緊密。而對孩子們來說,能感受到家人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幸福。Tiff 說:「家人第一」。「適應」是 Landis 家族的核心價值,他們互相扶持、齊心向前。

當 Matt 和 Tristan 一起出門時,他們會手牽著手,避開喧鬧人群。Matt 可以透過兒子的行為感受到他的不安程度,例如手臂的擺動幅度,甚至是呼吸的頻率和深度。他協助 Tristan 處理生活大小事,幫他刷牙、穿衣服以及餵食。

然而,有一件事他做不到,他無法與 Tristan 對話。

探索 Matt 的最大靈感來源:家人、好友和導師。

我每天都在想:我還能跟我的兒子說說話嗎?這就是我成為工程師的原因。我並不想等待別人來解決問題。

Matt Landis

Matt 和 Tiff 在近 20 年前的 7 月 4 日相戀。他們育有三個孩子,一起經歷了兩次海外駐軍,這對夫妻對彼此而言絕不只是配偶而已。他們同心協力不僅僅是為了養家糊口,也是為了向匹茲堡的廣大社群貢獻一己之力。

有時我覺得自己就要飄然離去,就像氣球一樣飛往外太空,但還好她緊握著繩子,將我留在地面上。

Matt Landis

Matt 和 Tiff 在水中擺好拍照姿勢。
Matt 和他的好友 Jess Burkman 在人體工學研究實驗室 (HERL) 測試 MeBot 輪椅。

Landis 一家與 Jess Burkman 交情匪淺,他們見證了 Jess 克服種種身心障礙難題,而這激勵了 Matt 去尋找更多能讓身心障礙人士充分發揮潛力的方法。

Jess 是一名機械工程師,也是一位聰明絕頂的女性。我非常喜歡她的座右銘:別自憐自艾。

Matt Landis

聆聽
Matt 和他在 HERL 的導師與主管 Rory Cooper 博士並肩同行。
HERL 的 Rory Cooper 博士。

Rory Cooper 博士是人體工學研究實驗室 (Human Engineering Research Laboratories) 的負責人。這個實驗室不僅是 Matt 目前的工作地點,也是他在攻讀工程學系學位期間的實習地點。Cooper 博士負責指導 Matt,在各個對 Tristan 有幫助的領域上為 Matt 提供建議。

他是復健工程界的愛因斯坦、史蒂芬霍金。

Matt Landis

Matt 不想等著別人開發相關技術來協助身心障礙人士自理生活,他決定親力而為。

位於匹茲堡的 人體工學研究實驗室 (HERL) 是美國首屈一指的協助工具實驗室。Matt 很快就注意到在 Cooper 博士所帶領的社群成員中,有許多工程師、實習生、學生和研究人員都具有身心障礙或軍事背景。HERL 成了 Matt 的新總部,而這裡的服務使命很特別:盡可能為每個人打造具開創性的協助工具。

觀察 Matt 和小組成員研發一個硬體的過程,就像目睹一場不間斷的探索:想像身心障礙人士可能面臨的各種障礙,然後再讓障礙消失。能夠越過路階而不會將乘坐者拋飛的輪椅。必須能夠透過指尖操控的機械手,可用來開門或切換電燈開關。能夠在各種環境下將乘坐者從輪椅移到他處的強力機械手臂,除了可以減少對看護人員的需求,也能讓輪椅使用者更加獨立自主。

我們的目標不是打造無障礙環境,而是讓世界更具包容性。

Matt Landis

HERL 開發的每一項解決方案,都不僅僅侷限在通行無障礙坡道而已。這類確保人類獨立性和尊嚴的工具必須具備多重功能又堅固耐用,才能用於日常生活。這套哲學定義了 HERL 所做的一切,以及達成目標的方式。不論是使用 Android 開放原始碼撰寫程式的軟體程式設計師,還是硬體工程師和實驗原型測試人員,HERL 全體工作人員齊心致力於打造人人適用的技術。

對 Matt 而言,退役軍人的意義不僅僅是「曾經當過兵的人」,而是可以持續為他人服務奉獻的人。

Matt 說:「當別人說『感謝你的貢獻』之類的話,我經常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這對我來說是很難的一件事,每次都要想好久。」但自從搬到匹茲堡後,Matt 學會了當人們對他表示感謝時該如何回應,那就是邀請對方一起加入。

Matt 告訴對方:「加入我吧,我們一起為大家服務。如果你想聊聊或是感謝我們的貢獻,那就加入我們的行列吧!我們真的很需要你。我們需要大家共襄盛舉,和我們一起努力改善社區環境,成為其中的一分子。」

Matt 補充說:「後來,真的有很多人加入了我們。」

觀看 Matt 的故事

返回頁首